世界计量日

生米:餐饮业最大的毒药

    私生饭到底有多可怕?近日韩国男团wanna one在香港乘飞机回韩国,没想到遇上了四名“私生饭”。据媒体报道:她们轮流前往头等舱拍摄了偶像在机上的照片,然后在飞机即将起飞的时候,突然表示“有急事”要求下飞机,并向航空公司申请退款,最终导致航班延误了近一个小时,机上360名乘客都受到影响,包括她们的偶像。检索一下wanna one的新闻,就知道他们这次遭遇并不是第一次。不仅乘车坐飞机遭“私生饭”定位追踪,连扶梯、洗澡间都被装上了摄像头,甚至上厕所都会遭遇偷拍......其实,极端的私生饭一直都是饭圈最大的毒药,人人对其避之莫及,但他们总是像癌症一样挥之不去。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安老板在不少人眼里,喜欢刺探艺人私生活的“私生饭”尤为可怕。跟踪、偷窥、跟拍、包车尾随甚至自残......不仅让明星无可奈何,也常常被饭圈所排斥。如果将早期的追星时代称为粉丝经济“1.0时代”的话,“私生饭1.0”是拿着父亲卖肾钱见刘德华的杨丽娟,到幻想自己是王力宏妻子的高瑞霞,再到蹲在杨坤家门口的温韵茹......他们是不悟的。如今有了自己生活和工作的杨丽娟,依然不明白父亲当年为什么要留遗书跳海。随着国内偶像产业链的兴起、饭圈语系也更加成熟,开始了粉丝经济“2.0时代”。相比“1.0时代”,“2.0时代”的“私生饭”疯狂起来一点不会输。偷王俊凯课本送给粉丝;租车尾随朱一龙剧组,却导致追尾事件发生;尾随白宇回酒店,甚至回房间。但是,越过边界的爱,是不能被饭圈所容忍的。一旦某个人被标记成“私生饭”,他就成了饭圈“公敌”,不但要面对饭圈的谩骂、孤立,还有可能遭到人肉搜索。而当他们好不容易清醒过来,也到了脱饭之时。那时候他们就会发现,曾经给人带来困扰的狂热追星过程,是那么的中二和天真。我跟爱豆比较熟,怎么就成了十恶不赦的“私生饭”?今年夏天,小肖关掉了她在微博上的站子,随之一并消失的,还有她这三年对一位韩国男团成员A的爱慕。小肖第一次见到A,是朋友带她去等练习生下班。在韩国,等练习生上下班是粉丝追星的一种模式。大多数练习生在出道前,上下班都是自己走路,没有家人陪护,更无公司的车接送。那时正在做练习生的A没有粉丝,小肖上前跟A讲话一次之后,A就记住了小肖。于是小肖成了A的第一个粉丝,“大概因为他很可爱很善良吧。”A出道之后,喜欢A的人越来越多,跟A比较熟的小肖却被其他粉丝认定为A的“私生饭”。小肖问过A关于“私生饭”这个问题,但练习生们大多不会觉得粉丝来等上下班是一件不好的事,所以A告诉小肖“不会觉得是私生”。“A对我一直都挺好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追一个讨厌自己的人三年吧。我觉得我对A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也没有做过伤害他的事。我是因为喜欢A才追他的,当然做的事都会考虑他的想法和心情,那些过分的事我是不会做的,没有人会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讨厌自己吧。”电视剧《粉红女郎》里,也有一位“私生饭”曾经也去韩国等过练习生的粉丝DD认为,严格意义上来说,等练习生上下班也是私生行为。尽管没人会专门拿出来讨论,却是韩国饭圈里公开的秘密。但是小肖跟练习生的次数太多,跟得太紧,所以她被骂得最惨。粉丝们骂私生饭,饭圈对这种行为有个专称叫“婊”。小肖被“婊”得最厉害的时候,她的个人隐私就不断地被“人肉”出来,一遍又一遍,推特、ins、新浪微博、知乎等等,到处都有。讨厌小肖的人还去微博、知乎上投稿,将小肖手持相机的照片做成恶搞表情包。也有人认为小肖发的追星和对话记录是在编故事。小肖坚持这些记录没有臆想成分,完全真实地发生在她自己身上,但是“屏幕饭”却不相信自己哥哥(爱豆)会对一个粉丝这么好。 小肖也曾试图在网上解释自己没有做过那些事情,跟A也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过是在A出道前去公司等他上下班而已,每次都是和A几分钟说话,然后就“say  byebye”了,不会跟到家。但是大家并不相信小肖,“大家都觉得我是在狡辩,就不了了之了。” 为爱疯狂的粉丝你连相机镜头都买不起,追什么星?A出道前有行程的话,小肖就会去跟。为了拍A,小肖买了好几台照相机,每台一两万元。A出国了,小肖也跟着出国,看完后又马上飞回韩国。工作日的时候,为了去赶上A的行程,她经常连续几天只睡两三个小时。这些开销,都是小肖家里给的钱。虽然小肖的父母对她追星的行为不赞成,但也没有反对。他们更加希望她身体健康,正直善良,别无它求。再加上小肖高中时念的是国际班,时间很宽裕,那时候她把60%的时间花在A身上,这在饭圈里其实不算夸张,并没有到达疯狂私生饭的程度。DD也做过站姐,在她看来,除了对爱豆的热爱,做站姐的另一个重要条件就是有钱。“要买相机镜头啥的,你连相机镜头都买不起的话怎么开站子呢?如果买不起机票、门票怎么有那么多图嘛。” 做站姐,也是有挣钱的渠道的,比如可以卖图、卖周边。但是大部分做过站姐的人都知道,靠当站姐在北京买一套房这种事情,也就是想想而已。大多数站姐的付出与所得不成正比,别说赚钱了,能够回本都是件令人感动的事情。非要算一笔账的话,假设从国内跟爱豆的演唱会,就要先飞韩国,然后跟爱豆买一样的航班飞抵目的地。此外,站姐拍图一定要买演唱会的前排位置,再加上吃喝住的开销,保守估计要花2万元左右。如果还要买好几十上百张专辑以及一些周边,这笔钱可能还要翻倍。没有办法,大家只能绕着圈子问家里要钱,而且大多数留学生家里是给得起这些钱的。直到DD不再追星,她才发现“原来生活那么幸福”。“那会儿确实败家,我现在把自己归结为,长大了。”DD说。回想起来,都是年少无知自己的隐私被泄露到网上,小肖的第一反应当然是很生气。因为这个事,小肖哭过两次。“我就很郁闷我明明没有做过那些过分的事情,为什么大家都相信那些造谣者不分青红皂白一味来污蔑我?而且大家骂我的话我都找来看了,他们网上骂人都骂得很脏很过分。” 小肖曾看到站姐被人肉最后报案成功的例子,她也想到去警察局报案。但是小肖去了警察局之后,警察告诉小肖推特上的这些人肉事件没办法立案,只有在韩国本土的论坛上出现的案件才可以。A出道之后,小肖可以跟他说话的机会越来越少,再也没有A做练习生时,小肖等他下班那几分钟时间了。坚持了三年的追星,小肖关掉了她运营的站子。小肖坦言,做出这个决定非外界压力,所以她也不觉得有多可惜,“我觉得大概有些事情,在适当的阶段结束,留作回忆才是最美好的吧。”DD也不再追星了,而且看到新出道的明星已经“没有感觉”了。要是看到新出道的偶像,DD大概就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哦又新出来一个,啊,那个挺帅的,没了。”对于DD来说,追星的生活真的没那么开心,“不外乎是跟私的时候发现偶像的各种秘密,谈恋爱、睡高层、睡粉丝。“偶像还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否则可能会让你三观崩塌。但是通过追星,DD的人生也发生了改变。原来跟DD一起追星的人,都进了娱乐圈,做经纪人、做综艺、做粉丝运营等。认识多年,就成了好朋友,DD打算毕业后也从事相关的工作。《粉红女郎》里,哈妹试图劝说“私生饭”现在唯一一个让DD保持好感的是一个当红综艺小生C,DD调侃说,自己认识C的时候,C一个粉丝都没有。后来接触多了,C的父母也认识DD了,平时两人关系不错,还会相互怼着玩。但是DD很清楚,通过饭圈认识的爱豆,你对于他而言永远是粉丝,是不可能真正成为朋友的,就算粉丝拿到了偶像的电话又能怎样,打电话给偶像也是骚扰,双方永远都是不对等的状态。尽管DD觉得C这个人真的挺好挺real,但是DD想通过工作认识他。 “这样才能在一起正常交流吧。”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安老板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网立场

     本文由 新周刊© 授权

     网 发表,并经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App 猛嗅创新!

当前文章:http://www.cyberisms.com/jrve/564498-612714-58979.html

发布时间:10:12:50


{相关文章}

根据“死亡召唤”的禁令,公关信息代理每天赚300元.|淘宝新浪财经网

    根据禁令,交易仍然活跃!为什么软件“叫你死”是“不会死的天花”?新华社北京12月26日电,标题:贸易禁令下依然活跃!为什么软件“叫你死”是“不会死的天花”?新华社记者吴建峰和唐旭通过恶意电话影响受害者的正常通信,从而实施报复、敲诈勒索、强行买卖、非法收债等违法犯罪行为——“致死电话”软件令人憎恶。最近,工业和信息化部发起了一项特别活动,全面清理与互联网上的“死亡呼叫”等软件有关的促销信息。新华社视点记者发现,在禁令下,“霍氏友”软件的地下交易在某些社会平台和商业平台上仍然十分活跃,但“云湖”和“王债文物”的名称已经改为“云湖”和“王债文物”。一些非法分子甚至直接在信息发布平台上发布“叫死”软件特许经营信息,以培养更多的卖家。“Call you to.”更名为“云调用”和“债k660e_网务工件”,公开发布特许经营信息。所谓“叫你死”是指使用低成本网络电话作为呼叫平台轰炸信息的软件。使用“叫你死”,你可以在短时间内拨打几个电话,这样对方总是很忙。今年以来,广东、安徽等地警方查获了一批制造和销售“呼唤死亡”的犯罪团伙,其中两帮在全国范围内恶意通话超过12亿次,达434万多人。11月初,工业和信息化部宣布了《促进打击骚扰电话特别行动工作计划》,要求所有相关互联网企业,包括信息发布、电子商务、应用软件发布和社会平台,全面清理p销售促销信息与软件有关,如“致死电话”,使相关信息“不能发送、搜索或使用”。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很多网站都拒绝显示“火石友”的搜索结果。然而,一些软件已经改变了面貌,仍然活跃在社交和商业平台上,其名称是“云虎”、“王桥女神器”。在百度邮政酒吧,记者搜索了关键词“云湖”,然后出现了团员个人小结_网“66云湖”和“云湖破解”等帖子。关注这些酒吧的人数大多在100到400人之间。内部成员积极交流,话题基本围绕软件推广展开。许多卖家在贴纸条上贴个人联系信息。在淘宝网上,记者们输入“电话债橙色的对比色_网务”一词,然后查看搜索结果,发现一些“死亡呼叫”软件以直通列车广告的形式出现。它的标题描述通常是非常直接的,包括“疯狂的云呼叫Q”和“轰炸机找到我”。许多其他企业已经将商品描述改为“随时打电话”和“私人订单报复”等。除了推广和销售信息外,一些“叫你死”的软件甚至直接在信息发布平台上发布特许经营信息,以培养更多的销售者。在同一座58人的城市里,记者看到一条名为“每天大约4000次呼叫你的豆腐皮怎么做_网呼叫云系统”的联系信息,它直接在项目简报中指出国家招聘代理。此外,在微商特许经营网络等网站上,记者还发现了一些“叫你死”软件相关的特许经营信息。记者接受秘密采访后发现,游击式促销钻审计漏洞,代理人每天赚300元。为什么仍有商人被禁?一位淘宝店主说,淘宝直通车广告的内容只发布了各种禁止的关母亲节资料_网键字。只要商品广告不使用这些词语,它们就可以被刊登出来,这给许多非法商人一个利用的机会。像“呼叫死亡”这样的软件的用户通常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商家只需要设置容易搜索的关键字,如“云呼叫”和“债务要求”,用户将搜索。店主说,一旦这些商店被发现或被报告,他们通常会受到搁置或关闭的惩罚。因此,为了逃避打击,一些商店不直接在淘宝上销售“呼叫死亡”软件,而是将用户转移到其他社交平台。淘宝上几个“叫你死”卖家的回复证实了这一说法。这些卖家通常只将“add Q to talk detail”作为默认回复。对一些特许经营信息发布平台的审计更加宽松。记者试图在微企业特许经营网站上发布一条名为“呼唤死亡加入”的消息,该消息未经任何审核就发出。随后,买家通过保留的联系方式联系了记者。记者以会员身份咨询了几家代理商,都说销售“叫你死”是有利可图的生意。一位经纪人告诉记者,如果你支付200元的特许经营费,你可以以35元的购买价格获得65元的软件月卡。另一家代理商提供的条件更有吸引力。在免收特许经营费的前提下,市价120元的永久卡的购买价仅为20元。一些代理商说,对“死亡召唤”软件的需求非常旺盛,许多人购买报复性欺诈者、对购买者或违约者的糟糕评价。一位代理人告诉记者,他有44个代理人,每天稳定赚300元是没有问题的,做两份订单,然后退回原来的。一些代理商还表示,在购买和销售软件时,“拿走和卖出一样多的软件”,不存在积压货物的风险。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左晓东说,平台可以借鉴电子商务的造假模式,建立“召唤死亡”的反销售联盟,实现联盟之间的数据共享,从而切断它们的销售路线。浙江社会学会会长杨建华表示,监管部门应继续加强监管,责令该平台严格检查相关软件和设备的搜索和销售渠道,同时电信运营商应加强监管,及时切断“呼啸而至”的输出线路。浙江开王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蔡湘南认为,利用信息网络建立网站和通讯集团,进行诈骗、犯罪方法引进、制作、销售违禁品、管制品等违法犯罪活动,构成非法使用信息罪。《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规定的网络。他说,除了出售“叫你死”嫌疑违法外,我们还应完善立法,进一步明确买家的法律责任。福建崇宇河中律师事务所的律像花火像蝴蝶_网师杜崇宇(音译)说,应该在一些电子商务和特许经营平台上加强法律普及,使公众意识到使用“叫你死”的法律责任。责任编辑:万鹿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休闲娱乐
综合热点资讯
单机游戏下载
精彩专栏
游民星空联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