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两岸关系

第一个全国否定名单!这些观点不可忽视。

    摘要

     【首张全国版负面清单登场!这些看点千万不能忽视】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25日联合发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8年版)》。这标志我国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负面清单以外的行业、领域、业务等,各类市场主体皆可依法平等进入。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一重大制度创新,有利于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真正实现“非禁即入”,有利于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有利于政府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上海证券报)

    

    

    

       第一张全国版负面清单昨日闪亮登场。  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25日联合发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8年版)》。这标志我国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负面清单以外的行业、领域、业务等,各类市场主体皆可依法平等进入。  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一重大制度创新,有利于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真正实现“非禁即入”,有利于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有利于政府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全国共用一张清单  2013年,上海市政府颁布了《上海自贸试验区外商投资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3 版)。从此,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正式进入公众视野。  2016年3月,我国制定《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草案(试点版)》,在天津、上海、福建、广东四省市先行试点。2017年,试点范围扩大到15个省市。  迄今,我国已构建起新的市场准入框架体系,负面清单含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两大部分。  前者适用于境外投资者在华投资;后者是国民待遇的准入清单,适用于境内外投资者,是对各类市场主体市场准入管理的统一要求。因此,境外投资者市场准入需要经历“两道门”,即两张负面清单,境内投资者则需经历“一道门”。  在业内看来,今天出炉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8年版)》,其最大的意义就是全国版!在全面范围内统一实施。  国家发展改革委体改司司长徐善长25日在发布会上表示,在市场准入管理领域,为了建立全国统一市场,强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全国统一性,要求实行“全国一张清单”。  也就是说,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应由国务院统一制定,未经国务院授权,各地区各部门不得自行发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不得擅自增减、变更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条目。  徐善长还表示,下一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将会同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进一步清理清单之外针对市场准入环节的审批事项。在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之外,不得对民营企业设置不合理或歧视性的准入条件,不得采取额外的准入管制措施。  “这意味着过去零碎化的、分部门的市场准入政策将成为历史!”长期研究负面清单的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副院长孙元欣激动地对上证报记者表示。  他认为,这也标志着我国确立了开放、透明、可预期和高效统一市场准入制度,有利于激发企业活力,有利于优化营商环境,有利于法律法规建设。  大瘦身:具体管理措施减少288条  2018版负面清单主体包括“禁止准入类”和“许可准入类”两大类,共151个事项(禁止准入类事项4项,许可准入类事项共147项)、581条具体管理措施。  与2016年的试点版负面清单相比,事项减少了177项,具体管理措施减少了288条。  孙元欣分析说,与2016试点版负面清单相比,2018版负面清单有“细化”和“瘦身”两个方面的变化。2016试点版强调“措施”,含328项禁止和限制措施;2018版强调“事项+措施”,把2016版的“措施”改为“事项”,“事项”下还有“措施”,更加细化了。  制造业与服务业市场准入均放宽  制造业:  从具体项目看,2018版负面清单最大的亮点在许可准入类,在制造业领域,从2016年的30项缩减到了26项。  事项的减少并不意味着准入的收窄,主要是因为2018年版本对部分事项进行了调整和合并同类项。  例如,“未获得许可,实行进网许可证制度的电信设备不得接入公用电信网使用和在国内销售”、“未获得许可,无线电发射设备不得生产、进口”与“未获得许可,不得从事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专用产品的销售”合并为“未获得许可,不得从事电信、无线电等设备的生产、进口和经营”等。  有市场人士认为,对于“准入许可”的调整,尤其是对一些领域准入许可的放开,将给相关领域产业和公司带来更多的发展机遇。比如,取消了涉及国防相关项目的准入许可,部分公司有望在“军民融合”领域获得更多发展机遇。  而“禁止准入类”名单则扩容不少。  2016年试点版本中禁止准入的仅有禁止生产、经营和使用特定农药及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不符合标准的建筑和装修材料两个事项。而2018年版本制造业禁止准入的事项增加到8项。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光谷自贸区研究院院长陈波认为,2018版负面清单显示,政府对于制造业的总体管制相比以前明确很多,管制也明显减少,主要留下一些涉及标准、监管、安全方面的领域,比如医疗器械、疫苗、食品卫生安全等。从这个角度来讲,负面清单进一步展示了中国对于整个制造业的全面开放决心。  有业内人士表示,相较于“许可准入”事项的变化,“禁止准入名单”对市场影响可能更大,禁止钢铁、焦化、水泥、电解铝等新增产能,意味着去产能、经济向“高质量”发展的初心不改。  服务业:  2018版负面清单进一步降低了服务业市场准入门槛。  “2016试点版涉及服务业的许可限制类条款,约占总量的2/3.2018版经过大幅瘦身后,服务业的市场准入门槛进一步降低了,这有利于服务业的活跃和发展。”孙元欣说。  值得注意的是,《清单(2018年版)》将最后一个章节留给《互联网市场准入禁止许可目录》中的许可类事项。  目录针对网约车、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互联网中介和商务服务、互联网文化娱乐服务等的市场准入都有明确规定。  例如:申请从事网约车经营的,应当具备线上线下服务能力,根据经营区域向相应的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  从事新闻、出版、药品和医疗器械等互联网信息服务,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以及国家有关规定须经有关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在申请经营许可或者履行备案手续前,应当依法经有关主管部门审核同意;  即时通信工具服务提供者,以及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提供者应当取得法律法规规定的相关资质等等。  未来负面清单是否还有进一步“瘦身”的空间?  对此,商务部条法司副巡视员叶军25日在发布会上表示,下一步,要在2018版负面清单基础上,以放宽服务业准入为突破口,通过建立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动态调整机制,抓紧清理修改不符合新发展理念、不利于高质量发展的市场准入规定,推动各领域市场准入限制进一步放宽,不断缩减清单事项。  “也就是说,未来负面清单还将进一步优化,进一步降低市场准入门槛,转变政府职能,提升市场资源配置效率,鼓励企业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孙元欣说。  【相关报道】  负面清单来啦!清单之外市场主体可平等进入!  负面清单将实现全国一张单 重点关照金融及互联网  重大突破!我国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 极大利好民企  发改委徐善长: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对所有市场主体一视同仁  发改委:《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8年版)》适用于境内外投资者  商务部叶军:推动各领域市场准入限制放宽 不断缩减清单事项(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责任编辑:DF309)

当前文章:http://www.cyberisms.com/03jxwdb/31159-108650-64460.html

发布时间:00:10:42

广州设计公司  二四天天正版好彩免费资246  二四天天正版好彩免费资枓1  特码神偷大特围  二四天天正版好彩免费资246  特码神偷  特码神偷  二四天天正版好彩免费资246  喜中网报码  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  二四天天正版好彩免费资246  

{相关文章}

总检察长出席法院司法委员会:打破控辩学术争议的平衡是困难的|执行意见|司法委员会|总检察长

    原标题:司法部长出席法庭审判委员会:打破控辩平衡,学术争议难以解决。2018年12月初,文章《司法部长出席河北省彝县审判委员会,突出监督有效性》两篇。《无罪判决到有罪判决案件》由彝县检察院威信公署公布后,打破了法律界朋友的圈子。根据该条,彝县检察院检察长于2018年7月27日和8月24日两次出席彝县法院审判委员会,就法院打算作出无罪判决的两个案件发表监督意见。经过讨论,法院审判委员会通过了总检察长的意见,分别在两个案件中作了定罪。在中国,司法部长出席审判委员会是一个已经存在60多年的法律制度。这意味着检察院检察长可以出席同级法院审判委员会的会议,发表监督意见。在长期的司法实践中,由于种种原因,这一制度的适用并不多。用清华大学法学教授张建伟的话说,“这条规定实际上是一条冷条款,甚至在很多地方也是一条被遗忘的条款。”在许多法学家和律师看来,总检察长出席审判委员会势必会破坏刑事诉讼的结构,使其难以执行。将起诉与审判分开,以中和审判,以平等起诉与辩护,并干扰法院管辖权的独立性。彝县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杜玉波,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甚至提议在2018年修改法院组织法之前删除该条款。但是,经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2018年10月26日第六次会议修改的《人民法院组织法》的有关规定仍然保留。同日,修改后的《人民检察院组织法》又被重新增补。在以审判为中心的司法改革背景下,这一制度似乎正在复兴。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院顾永忠教授是主张废除审判委员会总检察长制度的学者之一。2017年初,在研究和修改《法院组织法》时,他发表了《应当废除总检察长出席审判委员会会议的制度》一文。他说,审判委员会的会议应该“完全保密”。总检察长的出庭作证和意见,打破了司法权与检察权的界限,客观地干预了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司法权。同年5月,中国法学会还就《法院组织法》和《检察院组织法》修订草案举行了专家研讨会和立法专家协商会议。参加讨论的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秦千红说,学者们要么建议废除健全的制度,要么主张进行调整。事实上,早在2013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就开始着手修订这两部法律。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官方网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内政司法委员会负责研究和修订,并多次与国务院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和法律办公室联系和咨询。尽管“十八大”以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直强调立法,地震最新_迷你资讯网但中国的立法和体制修改往往具有部门主导的特点。例如,检察院参与了《检察机关组织法》的修订,从草案的修订到立法专家的协商,包括我们参加的立法专家协商。秦乾红对记者说:“至于法院制度,不一定要支持这个制度,但是没有明确表述。”虽然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以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之间的沟通还没有公开,但在2018年6月11日,也就是修正案通过前的四个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出席了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42次会议。根据最高检察官的官方声明,这是自1949年以来中国首席检察官首次出席最高法院的审判委员会。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于2018年10月26日修改并通过《法院组织法》和《检察院组织法》时,不仅保留了前者的有关规定,而且保留了前者与出席审判委员会的总检察长的有关规定。删除40年后,又重新添加。同时,全国各级检察院都实行了最高检察要求。《新京报》记者对最高检察院“大检察官出席审判委员会会议”这一话题进行了梳理,发现截至2018年11月,31个省级检察院检察长出席了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在张建伟看来,这一制度已经被重新激活,或者与侦查权的调整有关。监察体制改革后,检察机关从属职务犯罪等案件的侦查权被赋予监察委员会。为了扩大监督渠道,检察院把注意力转向首席检察官在审判委员会中的存在。”在这样的背景下,检察制度非常重视检察长出庭制度。他在《北京新闻》中告诉记者,中国首席检察长出席了苏联审判委员会制度,“最初是为了确保检察机关司法监督职能的实施”。早在1954年,《检察机关组织法》就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应当出席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的会议,对审判委员会的决议有异议的,有权向常务委员会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负责检查和治疗。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有权参加本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法院组织法》同时规定:“各级人民法院应当设立审判委员会……本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有权出席。《检察机关组织法》第一作者王桂武,现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常务副秘书长、行政长官。王贵在《检察工作五点意见》中指出,在起草《检察机关组织法》之前,最高检察院以上领导干部专门学习了苏联的有关法律和检察工作经验,在起草第一稿后,还进行了参谋。特德是前苏联的法律专家,如鲁内夫。然而,在1954年《法院组织法》和《检察院组织法》颁布后不久,各种政治运动来来往往。王桂武在书中说,1957年反右运动开始后,检察机关被削弱,变得“可有可无”。文革十年后,国家检察制度中断,相关制度无法实施。直到改革开放,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于1979年修改了许多法律,如《法院组织法》和《检察院组织法》。《检察院组织法》关于检察长出席审判委员会的规定已被删除。虽然《法院组织法》的相关规定已经保留,但是总检察长的“出席权”已经变成了“可以出席”。在顾永忠看来,这一制度已经从“出席权”弱化为“可以出席”。检察机关的组织法删除了相关规定,可以说是“废除”了这一制度。但是,张建伟认为,只要《法院组织法》的规定仍然到位,该制度的有效性就不会受到影响。1979年以后,检察长出席审判委员会的制度虽有所保留,但在司法实践中并未得到广泛应用。一位不想透露姓名的检察官告诉记者,首席检察官要么“不愿出席”,要么“审理动议”。南方某市检察院检察长赵乐说:“你认为你想在敌对的环境下发表意见吗?”这是老虎的眼睛。”赵乐属于检察部门。他工作多年,经验丰富。他说,如果没有制度上的要求,“就不会有每个人都在场。”广州律师杨斌在检察系统工作了23年,其中12年从事公诉。杨斌说,他只在2010年处理一起故意杀人案件时才出席法庭审判委员会会议。张建伟认为,长期以来,虽然《法院组织法》对此制度进行了规定,但是并没有具体的实施办法。例如,不清楚审查委员会何时开会,讨论什么议题,检察院何时以及通过哪些渠道获得相关信息。”2004年,中央司法体制改革领导班子发表了《关于司法体制改革和工作机制改革的初步意见》,强调“完善人民检察院制度”的重要性。派人出席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2010年,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出席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详细阐述了《检察官基因》的性质、范围和方式。拉尔出席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例如,《执行意见》规定,检察长可以参加同级法院的审判委员会,也可以委托副检察长参加。就出庭案件的范围而言,检察长在明确涉及可以宣告被告无罪的公诉案件、可以判处被告死刑的案件、人民检察院的抗议案件和其他与检察工作有关的问题时,可以在场。据顾永忠观察,《执行意见》发表后,这一制度在司法实践中再度兴起。北京新闻的一位记者询问了各地检察长考勤制度的具体实施措施。经过整理,他发现考勤制度的启动主要是基于法院的邀请,法院经常在委员会开会前三天通知检察院。就出庭范围而言,地方检察院经常突破对检察长、副检察长的出庭限制,检察院公诉部门的负责人和其他具体办案人员也参加。一些检察官认为,尽管梁高在2010年发表了《执行意见》,但司法部长出席审判委员会的制度尚未得到实质性改变。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检察官写道:“由于法律规定的疏忽,机制建设的滞后,学术界的质疑,检察长出席同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的制度的完善和推广,都是不安全的。山东省滨州市无棣县法院统计资料显示,从2012年到2014年,县法院审判委员会共调查案件57起,其中检察长出庭3起,仅占5.26%。从具体实施措施在许多地方实施之日起,检察机关对该制度的真正实施主要集中在2018年6月以后。江西省检察院、河北省张家口市检察院、上海市宝山区检察院和其他检察院在2018年8月的官方公报草案中均强调,其检察总署“首次”出席同级法院的审判委员会。打破控辩平衡?在支持这一制度的实践者和学者看来,检察长参加审判委员会是为了保证或更好地履行检察院的司法监督权。因为在中国,检察机关不仅是公诉机关,而且是法律监督机关。对此,无棣县法院提出了检察机关监督的内容和形式的建议,认为根据《刑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的精神,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应该是程序监督而非实体监督。无棣县法院还建议,在场的总检察长不得干涉审判委员会对案件实质问题的讨论,而应只监督审判委员会的工作程序,并在审判委员会会议结束。但是,无棣县法院的建议可能不会得到所有检察院的认可。2014年,《国家检察院学报》发表了东莞检察院检察长刘某的一篇论文。刘翔对2009年以来总检察长参加审判委员会的部分案件进行了收集分析。由此可见,检察长出席审判委员会的方式是精湛的。例如,市检察院的专家、学者兼首席检察长丁建认为,首席检察长出庭发表意见的时间点非常重要。过去,当我们在场的时候,通常是经过司法委员会的审议之后,我们才发表意见。其他人的决定已经决定,而我们的意见很难起作用。因此,下次我出席,在法院承办人报告案件后,在成员发言之前,我将向法院院长发出信号,如果我能首先表达我的意见,院长同意。在分析了我们的意见后,所有成员都认为它是合理的,并在表决时予以支持。丁还参加了一个13年的受害者家属故意伤害案件。在这种情况下,合议庭的法官发现证据不足,并为定罪感到尴尬。丁建将“被害人家属的请愿书”等敏感问题提交审判委员会,提出“被害人家属追捕杀人犯13年,应当认真审理此类案件”。刘某写道如何快速祛斑美白_沙县资讯网,“丁謇采取了一些“仁权并存”的策略,司法委员会最终同意了检方的意见。本文中,丁建以六起案件出席了审判委员会会议。除两起定性纠纷外,审判委员会保留合议庭的意见,其余四起有争议的证据案件由原告无罪处理,审判委员会采纳了原告的意见。”它意味着一些监督,比如法庭是否在暗箱中运作,它是否由成员投票决定,或者记者是否故意省略重要事实。但重点不在于此。通常,这方面没有问题。丁謇主张“最重要的事情是澄清起诉理由和依据,反对分歧,与检方交换解释,希望检方尽可能采纳检方的意见。”曾任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的陈建平rt在2006年发表了一篇署名的文章“关于总检察长出席审判委员会的合理性的问题”。他认为,这一制度违反了审评委的“秘密审查”原则,使审评委成员“更加忧虑,更少独立”。陈建平还认为,当检察长出席审判委员会时,被告不能出庭,这打破了控辩平衡。许多律师和法律学者都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在法庭上,控辩审判的结构是一个三角形。控方和辩方平等面对,法院在中间作出裁决。中立是正义的根本保证。”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说,基于此,他一直质疑司法部长在审判委员会中的存在。四川大学法学院院长左伟民认为,参加审判委员会的检察长是运动员,但运动员可以控告裁判员。但是赵乐认为,当检察长参加审判委员会时,他并不像外界所说的那么强壮,而是“一场非常微妙的游戏”。我们的检察院也很痛苦,许多同志参加后常常感到不舒服。他说,法院有时发现维持一审判决的理由不合理。尤其是司法责任制度建立后,问题更加明显。例如,从法院的角度来看,我百分之九十九确信这个人会被定罪,而不是百分之十。我不负责定罪,但我已经定罪,一旦定罪变更,我会被通知并起诉。”赵乐说农村基础设施建设_最新金融资讯网,本案中,检察院长出席审判委员会传递检察机关的声音,并从检察机关的角度看待问题,“最终决定仍在法庭上。”在采访中,许多学者和检察制度中的人提到了检察院的压力、无罪刘文正歌曲_奶妈名字网开释率及其对首席检察官出庭制度的影响。在杨斌的记忆中,工作多年的地区和市级检察院对无罪开释率没有严格的规定,但法院很少审理案件。”每年人大开会的时候,检察院的工作报告都会说今年有多少人被起诉,定罪率几乎是100%。杨斌说,对于检察制度来说,这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如果对于检察官本人来说,无罪判决的比例相对较高,是很丢脸的,而且会受到专业能力的质疑。”几位法律从业者说,多年来,检察机关都把无罪判决率列为绩效评价指标,这是重要的推论之一。对。2005年,最高检察院制定了《检察机关审理公诉案件的评价办法(试行)》,要求省级检察院审理的案件的无罪开释率不得超过0.2%。随后,全国各级检察院制定了量化的绩效考核指标,其中无罪判决率、撤诉率、不起诉率、抗诉成功率和纠错率的考核非常普遍。河南省许昌市检察院就是一个典型案例。法院绩效考评制度规定,如果发小型企业管理_康巴什门户网网生无罪判决案件,不仅应当取消检察官个人评价的资格预审,而且应当追究其责任。不仅检察官,而且检察院作为一个整体,都应该由上级进行评估。湖南省湘潭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钟金曾写道,多年来,“定罪率”一直是困扰检察院检察部门的一项审查项目。在许多地方,它在绩效考核中扣除了大量的分数,甚至有一票被否决。绩效考核的排名涉及个人晋升、部门考核和奖金。在高级检察院对下级检察院的评价中,绩效考核的排名也与检察院领导干部的绩效密切相关。因此,全国检察机关对各级法院可能作出的无罪开释决定十分警惕。”张建伟说,对于可能被开释的案件,法院有时会事先将信息发送给检察院。许多检察院知道后就撤诉。“作为前检察官,杨斌认为这种过分追求零无罪率的做法是非常不正常的,检察机关有时将证据有问题的案件拖到最后。”这就像一个人上高速公路后不能转身,不能停车,不能直走。”所以在检察院起诉的案件中迪符特_结算员网,检察长出席了会议。你认为他会说什么?他是原告,希望法院支持他的主张,因此他的立场是不言而喻的。四川大学法学院院长左伟民认为,现行的总检察长出席审判委员会制度需要一定的平衡,例如,总检察长可以参加审判委员会,但不涉及个别案件;或者检察机关可以出庭作证。开展真正的法律监督。北京商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毛立新认为,根据控辩平等和中间判决明确的要求,如果检察长能够出席审判委员会,必须允许被告的代表和辩护人同时参加,以便双方都能陈述自己的观点。WS。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对此表示赞同.虽然没有法律规定,但我认为可以考虑。由于这一制度,法律监督有其合理性,但同时也存在明显的缺陷。现在我们应该考虑在实践中如何弥补。王文秋,《新京报》记者、责任编辑:王延安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休闲娱乐
综合热点资讯
单机游戏下载
http://anguoshi.bianzhan.cnhttp://anlongxian.bianzhan.cnhttp://arongqi.bianzhan.cnhttp://ayouqi.bianzhan.cnhttp://anqiushi.bianzhan.cnhttp://angrenxian.bianzhan.cnhttp://baoqingxian.bianzhan.cnhttp://buerjinxian.bianzhan.cnhttp://bachuxian.bianzhan.cnhttp://binzhoushi.bianzhan.cnhttp://batangxian.bianzhan.cnhttp://baishuixian.bianzhan.cnhttp://cenxishi.bianzhan.cnhttp://chonglixian.bianzhan.cnhttp://cixian.bianzhan.cnhttp://changyuanxian.bianzhan.cnhttp://chongyixian.bianzhan.cnhttp://changshanxian.bianzhan.cnhttp://changlexian.bianzhan.cnhttp://changzhishi.bianzhan.cnhttp://chengdushi.bianzhan.cnhttp://chenggongxian.bianzhan.cnhttp://chaoanxian.bianzhan.cnhttp://dunhuangshi.bianzhan.cnhttp://dongxiangxian.bianzhan.cnhttp://dingzhoushi.bianzhan.cnhttp://danchengxian.bianzhan.cnhttp://daxinganling.bianzhan.cnhttp://daanshi.bianzhan.cnhttp://dongfengxian.bianzhan.cnhttp://dengtashi.bianzhan.cnhttp://dayaoxian.bianzhan.cnhttp://damaoqi.bianzhan.cnhttp://dazhoushi.bianzhan.cnhttp://danbaxian.bianzhan.cnhttp://dingqingxian.bianzhan.cnhttp://dafangxian.bianzhan.cnhttp://eerguna.bianzhan.cnhttp://fudingshi.bianzhan.cnhttp://fuyuan.bianzhan.cnhttp://fugongxian.bianzhan.cnhttp://fushanxian.bianzhan.cnhttp://fushunxian.bianzhan.cnhttp://fakuxian.bianzhan.cnhttp://guangpingxian.bianzhan.cnhttp://gushixian.bianzhan.cnhttp://guangchangxian.bianzhan.cnhttp://gongzhulingshi.bianzhan.cnhttp://gaoanshi.bianzhan.cn
精彩专栏
游民星空联运游戏
http://anguoshi.bianzhan.cnhttp://anlongxian.bianzhan.cnhttp://arongqi.bianzhan.cnhttp://ayouqi.bianzhan.cnhttp://anqiushi.bianzhan.cnhttp://angrenxian.bianzhan.cnhttp://baoqingxian.bianzhan.cnhttp://buerjinxian.bianzhan.cnhttp://bachuxian.bianzhan.cnhttp://binzhoushi.bianzhan.cnhttp://batangxian.bianzhan.cnhttp://baishuixian.bianzhan.cnhttp://cenxishi.bianzhan.cnhttp://chonglixian.bianzhan.cnhttp://cixian.bianzhan.cnhttp://changyuanxian.bianzhan.cnhttp://chongyixian.bianzhan.cnhttp://changshanxian.bianzhan.cnhttp://changlexian.bianzhan.cnhttp://changzhishi.bianzhan.cnhttp://chengdushi.bianzhan.cnhttp://chenggongxian.bianzhan.cnhttp://chaoanxian.bianzhan.cnhttp://dunhuangshi.bianzhan.cnhttp://dongxiangxian.bianzhan.cnhttp://dingzhoushi.bianzhan.cnhttp://danchengxian.bianzhan.cnhttp://daxinganling.bianzhan.cnhttp://daanshi.bianzhan.cnhttp://dongfengxian.bianzhan.cnhttp://dengtashi.bianzhan.cnhttp://dayaoxian.bianzhan.cnhttp://damaoqi.bianzhan.cnhttp://dazhoushi.bianzhan.cnhttp://danbaxian.bianzhan.cnhttp://dingqingxian.bianzhan.cnhttp://dafangxian.bianzhan.cnhttp://eerguna.bianzhan.cnhttp://fudingshi.bianzhan.cnhttp://fuyuan.bianzhan.cnhttp://fugongxian.bianzhan.cnhttp://fushanxian.bianzhan.cnhttp://fushunxian.bianzhan.cnhttp://fakuxian.bianzhan.cnhttp://guangpingxian.bianzhan.cnhttp://gushixian.bianzhan.cnhttp://guangchangxian.bianzhan.cnhttp://gongzhulingshi.bianzhan.cnhttp://gaoanshi.bianzhan.cn